《晋中兴书》:陆纳为吴兴太守时,卫将军谢安尝欲诣纳。(《晋书》云:纳为吏部尚书。)纳兄子俶,怪纳无所备,不敢问之,乃私蓄十数人馔。安既至,所设唯茶果而已。俶遂陈盛馔,珍羞毕具。及安去,纳杖俶四十,云:‘汝既不能光益叔父,奈何秽吾素业?’”

【原文】
 
《晋中兴书》①:陆纳为吴兴太守时,卫将军谢安尝欲诣纳。(《晋书》云:纳为吏部尚书②。)纳兄子俶,怪纳无所备,不敢问之,乃私蓄十数人馔。安既至,所设唯茶果而已。俶遂陈盛馔,珍羞毕具。及安去,纳杖俶四十,云:‘汝既不能光益叔父,奈何秽吾素业?’”
 
【注释】
 
①《晋中兴书》:佚书。有清人辑存一卷。
 
②纳为吏部尚书:陆纳当时任吏部尚书一职。
 
【翻译】
 
《晋中兴书》记载:陆纳做吴兴太守时,卫将军谢安想拜访他。(据《晋书》记载,陆纳当时任吏部尚书一职。)纳的侄子俶怪他没什么准备,但又不敢问他,便私自准备了十多人的肴馔。谢安来后,陆纳仅摆出茶和果品招待,陆俶则摆上丰盛的肴馔,各种山珍海味,样样俱全。等到谢安走后,陆纳打了陆俶四十大板,说:“你既不能使你叔父增加光彩,为什么破坏我廉洁的名声呢?”
 
【延伸阅读】
 
陆纳为三国东吴名将陆逊的后代,东晋时历任太守、吏部尚书、仆射、散骑常侍和尚书令等职务。此人为政清廉,生活俭朴,在当时奢侈成风的社会氛围下,算得上特立独行的节俭典范。
 
陆纳曾经在京师供职,后来要去吴兴任太守,临行前宴请包括大司马桓温在内的一众友人。酒席之上仅有一斗酒和一盘鹿肉而已。众人对这样的宴会规格自然有些讶异,陆纳却坦荡说,这还是破例奢侈一回,平时饮食远不及这种标准。到吴兴任职后,陆纳在生活上依然节衣缩食,非常清廉。朝廷看他政绩卓著,就调他到京城做左民尚书。临行前,打点行程的人问需要准备多少只装行李的船只,陆纳传下消息,没什么东西可装,只装些粮食就行了。后来他果然只带了几件衣物、被褥之类的物品,其他东西全部封存起来交公了。
 
他的事迹逐渐被人们传颂开来,当时的宰相谢安听闻后,非常敬重陆纳的为人,就到陆纳家中拜访。陆纳的侄子听说朝中宰相要来,非常兴奋,就悄悄把招待谢安的物品准备齐全。陆纳接待谢安,依然按自己的老规矩,清茶一盏,水果数盘。可没聊几句,侄子就摆上了山珍海味,请谢安上座。陆纳强压怒火,在谢安走后,狠狠地揍了侄子一顿——清茶已显出品格,又何须珍馐美食污清名?陆纳的侄子,确是不懂茶的真味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